竟然踩了二十多公里单车

  很多年没骑过自行车了,主要是没兴趣了,再也是懒,更不愿意吃灰。现在,摩托车都不愿意跑出城吃灰,更别说还得费劲踩的自行车,早没了当初的劲头。

  周六组织部搞工会活动,骑行,没多想就参加了,跟着去玩的事,没理由拒绝。平时不锻炼,能不能坚持到底还真不好说,就当挑战下自己。

  还没进泸溪县城就碰上堵车,于是卸下自行车直接骑到泸溪的辛女广场。车是在自行车店统一租的,我不玩这个,不知道具体应该叫什么车,反正我统称这样的车叫山地车。集体活动,没好意思精挑细选,随便挑了台车就走。左边的变速器是坏的,右边的能用,勉强能变速爬个坡。后轮也没个挡泥板,溅了我一后背的泥水。不过从之后的情况看,我这车还不是最烂的,正所谓没有最烂,只有更烂,租的车就是不靠谱。这车的舒适性实在为零,弓着个腰的坐姿不爽,座椅又小又硬,没骑多远就觉得屁股磨的痛,骑完屁股怕是要脱层皮。说起来,还是小时候骑的那种老式自行车舒服。

  骑行的路线是先沿着泸溪县的防洪堤走,到头后再走白浦公路到终点浦市镇。事后看了下高德地图,大概有24公里。泸溪的防洪堤就是那种别人家的防洪堤,比辰溪的防洪堤好了不知多少倍。如果只是单纯的在防洪堤的自行车道上骑骑,还真是挺享受的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

  骑上白浦公路后就开始遭罪了,大车不断,呼啸而过卷起漫天尘土。索幸路况很好,骑起来还算轻松,遇到上坡努努力也就上去了。除了碰到大家停下来休息的情况外,没有再作停留,坚持完了全程,感觉还不错。两只脚酸胀不可避免,以为要痛上几天,结果第二天睡醒啥事没有,屁股也没磨破皮。

  中饭是在浦市镇上一名为“青莲世第”的清代宅子里解决的,据说这宅子出过5个县令,也算是不得了的。只是不知道那个5个县令大人的在天之灵看到自家宅子成了游人光顾的营利场所,会不会七窍生烟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

  二楼被改作茶室,还堆了不少书,撇了一眼,大概跟“农家书屋”的品味差不多,小说、传记居多,很多书的塑料包装都没撕掉,一看就是附庸风雅之处。

  个人对古建筑、文物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太大好感,过去的就是过去,有什么必要使劲的留着。况且,留下来也多沦为坑钱的玩意儿。要说,我倒是更期待见着几件来自未来的物件……
请输入图片描述

请输入图片描述

  回程是从浦市坐船到辰溪,古老的机帆船,90后估计都没坐过。在柴油机“突、突、突”的轰鸣声中,跑了两个小时才到。

  通过这次骑行,确认我对骑自行车是真的没兴趣了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