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知道19年会怎样?

  又是很久没更新博客了,一来年底了工作忙碌空闲时间更少,二来天寒地冻,书房又舍不得开空调,也没有其它取暖器可用,手指僵硬不愿敲字。

  这两、三年来,经常被组织部信息室以各种名义抽过去帮忙,这回竟然下了狠心,一纸红头文件把我正式借调过去。主要还是我的工人身份太受限制,不然早就正式调动了。以我的工作能力,还真不是没人要,农业局也曾想借调我,结果领导不答应。这回组织部红头文件,部长签字申请,领导也只能同意。当初刚回辰溪上班时,也是懵懵懂懂,啥也不懂,不然趁早考个公务员,现在应该更好混一些。如今年纪大了,搞懂了这些套路,已经没机会了再考了。干了几年人事工作,最大的成就就是能在组织部打个酱油?也许吧……不过在组织部混的这几年,才算认识了几个其它单位的人事干部,业务上有什么疑问,也有人能搭理下。

  我这种闷骚的性格,在各大工作群里活跃的不得了,私底下却跟谁也没来往,所以很多人知道我或者认识我,但我却不认识对方。而且,我又偏偏是那种记不住人的脑子,就算打过招呼,转背就不认识了,大写的尴尬啊!!!不过在群里乐于助人的性格,也让我结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。有时候能得到别人主动的帮助,感觉很不错。

  4号工资股通知开始工资调标工作,7号要将钱补发到位。于是,全县的人事干部都不得不周末加班,不对,是全省的人事干部。据说是因为习大大亲自过问钱到位了没有,结果调标这事省里一直拖着没搞,于是现在来雷厉风行。工资股问我能不能过去帮忙,说我去帮忙,我单位的工资调标由工资股搞定。我想了下,不去,自己单位也不会放过我,虽然被借调了,但新接手的啥都不会,恰逢周末不喊我去帮忙才怪。去帮忙,虽然辛苦两天,但也是个人情,以后办事,肯定是更容易。于是就答应了。然后果不其然,晚上领导就打电话来要我加班帮忙。

  搞人事的,大部分都是几个老人,看我坐在工资股,又免不了一顿调笑,哪里都能看到我。其实5号是我生日,虽然没有过生日的习惯,但内心还是觉得这个生日不一样。最后大家如期完成工作,皆大欢喜。说好的帮我调工资,其实最后还是我自己搞,只不过用工资股的工资软件操作,几分钟搞定,也算省去自己在单位一个个算的劳累。自己单位真是又穷又小气,工资软件也舍不得装一个。

  提起工资,又是来气的事,我可以说是拿最低的工资,做最多的事。18年年底成立工会,给我安了个什么工会副主任的头衔,好处没看到,事又多了不少。做的工会预算,被领导基本上都砍完了,福利方面说白了跟以前没变化,搞那么多事只是为了方便单位报账而已。心灰意冷,搞个毛线!感谢组织部的借调,至少暂时能甩掉什么人事、工会的事了。

  明年回去,再要我接手人事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没点好处,看我干不干!“不会做”这3个字,谁不会说!

相关文章

发表新评论